主頁 > 科技 > ▦三全風波揭食品安全隱憂,缺立法或致食責險寸步難行
2019年02月20日

▦三全風波揭食品安全隱憂,缺立法或致食責險寸步難行



據藍鯨保險了解,在國家鼓勵投保食責險的背景下,上海、浙江等地接連推出相關產品推行管理辦法,且據業內介紹,目前多數險企均在食責險方面有所布局。但從落地情況來看,與預期差距較大,這一方面與缺乏食品安全數據與統一標準有關,導致產品研發存在桎梏;另一方面,則因缺乏立法根據,使得在中小企業缺乏投保意識的前提下,食責險的全面滲透難以實現。
三全風波引食品安全隱憂,
首頁 打開新的一頁
近日,三全食品,被媒體報道稱,生產的灌湯水餃在湖南湘西、甘肅酒泉抽檢出疑似非洲豬瘟病毒核酸陽性,疑似批次涉及三類水餃,合計2000g。
三全食品就媒體報道做出回應,表示已將疑似批次產品從各銷售渠道封存,并配合相關部門進行產品核查與處理工作。回應之后,2月18日,三全食品的股價在早盤低開6.62%,隨后略有回升,股價維持低位震蕩,截至當日收盤,跌幅達1.72%。
基于三全食品“風波”,食品安全問題再度引發關注,隨之而來的,還有對于食品安全生產責任問題的探討。對于三全食品等食品生產商、食品銷售商而言,食品安全是合規底線,但不可否認的是,食品安全潛藏大量風險,且難以完全規避,基于此,食品安全責任保險必要性凸顯。
據了解,食品安全責任保險是承擔食品生產經營者民事賠償責任的一類保險,被保險人在保險合同列明的經營場所內生產、銷售食品,因疏忽或過失致使消費者食物中毒或其他食源性疾患,或因食物中摻有異物,而造成消費者人身損害或責任損失的,須由保險公司按照約定,進行賠付。
在此前提下,各地陸續發文,從政策層面推進試點工作,舉例來說,2018年,無錫市食安辦等部門聯合出臺《食品安全責任保險試點工作實施辦法》,首先在農村集體聚餐食品安全方面進行試點推廣;2018年9月,上海市食藥監局發布《上海市食品安全責任保險管理辦法(征求意見稿)》,對食品安全事件及相應的責任保險做出規定。
政策鼓勵下,陸續有險企布局食品安全責任保險,據天安保險財產險部責任險處副經理牟冠文介紹,出于對食責險的看好,目前幾乎所有財險公司,均對該險種有所布局。
舉例來說,如泰康保險早期出臺的“餐飲場所責任險”,針對于食源性疾病提供保障,后續在部分地區參與食責險的統保業務;天安財險推出的食責險產品,保障期1年,根據被保險人預計產值、銷售額等數據確定保費。
懲罰不足、意識缺失食責險難推廣,業內提倡強制投保、立法先行
“總體來看,在各地政府有關部門、保險公司發力下,食品安全責任險的承保面較之前有所擴大”,華泰財險商險承保部責任險條線總經理盧文靜向藍鯨保險介紹道,但不可否認的是,“距離預期差距明顯”。
這一方面與產品研發設計存在桎梏有關,盧文靜指出,“目前國內保險行業缺乏食品安全的有關數據,且缺乏對食品安全風險進行量化的工具,因此在保險責任范圍、保費厘定方面存在一定的困難”。這一定程度上,也限制了險企研發、出售該險種的動力。
與此同時,牟冠文則認為,“食責險已經是相對成熟的險種,對多數險企而言,主要難點存在于如何推廣。多數險企對于該險種的布局,暫未形成整體規劃”。
詳細來說,出于對食品安全的重視與相關保險保障的必要性,業內始終有將食責險稱為“食強險”的聲音,在業內人士看來,食責險具備強制投保的必要性,尤其是針對中小餐飲企業、中小食品生產加工企業。
“目前食品生產經營企業保險意識不強,且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下,出于資金壓力,企業很難主動投保”,牟冠文分析道。
與此同時,盧文靜補充道,“在現有的法律框架和實踐中,因食品問題給受害人造成傷害,對相關責任方的賠償要求及懲罰力度不足,導致責任方面臨的犯錯成本較低,即食品生產、經營者的自身風險較低,因此轉移風險的需求和動力也會較低”。
“因此就需要政策加持,為強制企業投保提供法律依據,這是目前《食品安全法》中尚未規定的部分。而在缺乏立法依據的前提下,各地政府無法落實強制措施,只依賴于目前保險公司的市場行為,只能是叫好不叫座”,牟冠文向藍鯨保險分析道。
基于此,業內認為,完善食責險強制投保的立法政策,并加大對于食品生產、經營企業的懲罰力度,是食責險全面鋪陳的前提。但一味強制,或會適得其反,因此,業內建議稱,政府可給予一定的財政支持,對投保人實施減稅、免稅政策,或對保費提供一定比例的財政補貼,使食責險實現真正的常態化。
事實上,業內對于食責險討論的聲音不在少數,市場期許與試水布局動作也持續“涌動”,但不可否認的是,基于當前城鄉差異,鄉村地區食品安全意識較差;食品加工小作坊等食品加工方難以杜絕等情形,食責險仍然難以全面滲透。
此外,客觀來說,“食品安全問題涉獵面較廣,保險在一系列環節中,只能解決部分問題”,盧文靜補充道,這是食責險難以全面鋪開的原因之一。